隨筆

偽裝
一直是我想學習的東西
但每次似乎都忘了

聽似容易
但真的要做起來
還真的有點難

很喜歡把喜怒哀樂掛在臉上
把自己的的防禦力降至最低
真的無法生存
這裡,也許不適合我了
終點應該就在不遠處
很快
就能進入下一段人生旅途
這裡的一切
也許只是曇花一現
但,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的事情
不知道他當時的想法是如何
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靠在我肩膀的那人
是我曾經深爱過的女人
不敢說會爱他一輩子
因為感情必須是雙方面的付出
很明顯的,這次只是我的一相情願
而且陷入得不淺
要繼續陷下去嗎
還是及時抽身離開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